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袭风尘

满堂花醉三千客,一剑寒光十四州

 
 
 
 
 

日志

 
 

2016年3月24日星期四  

2016-03-24 17:02:36|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怎么喜欢参加集团的周会和月度报告会,主要是觉得大家不是在为了解决问题而提出问题, 反而是为了显示自己的存在感而提出问题,同时几乎没有人愿意在这样的会议上寻找解决问题的方案。 很多时候都只是在说一下貌似非常正确的话,然后却根本无法落实或者说与现实问题相差很远。 一帮人硬要把无理说成有理,这让我很不自在。 因此,周一的例会经常是找各种理由缺席。 但是月度报告会却无法逃避,只能每次都是硬着头皮勉为其难。

 

朋友们问过,其实自己也经常问自己,何苦来哉呢?

 

没有答案。

 

人生中许多事情并不一定是有答案的,也不总是合乎逻辑的。 “尽管石头最终要滚下来,但还是得推上去。” 藉着这种浪漫的西西弗斯神话意蕴,我们演绎出一幕幕曲膝弓背俯身向前奋力推石的坚忍场景。 做为这个场景中必然存在的角色,我们无时不在展望峰顶的景象,再回望脚下粗砺的陡坡,我们也许仍然清醒地看到自己依旧走在边缘,一只脚踏在现实的鼓点上,一只脚踩在岁月的阴影中。但是,耳畔响得越来越真切的,始终是不停的鼓点声。

 

读米兰?昆德拉记住了这样一句话:这个世纪赖以生存的基本点,就是回归的不存在。 我们该走的就得走,走过来,无论好坏,都是经历。 。

 

有一篇文章叫做《无法还原的象》,谈到的问题涉及到人文精神和科学主义建构世界图画的立场,这样的话题往往是沉重而深奥难懂的。 但是在这篇文章中这样写道: “我们看见西施走过来,翩若惊鸿,但那只是我们的大脑认为有个西施,有个美人,‘真正存在’的是一堆电子,走过来的,不,也没有所谓走,移动过来的,是一堆电子,一堆夸克”。通过‘夸克西施’这种诙趣的说法,文章说,“意识、善恶、美丑、自由意志,这些都只是一些副现象”。  文章的结论有三点:

 

一是“人需要水和氧气才能生存,水和氧气没有人照样存在,在这个最简单的意义上,是世界影响意识而意识却不影响世界”;

 

二是“只有在一种特定的成象水平上,事物才作为这种水平上的事物得到对待”;

 

三是“在人的水平上,事物是美的或丑的或无所谓美丑的,是善的或恶的,是自由的或受奴役的,而不只是看似善的或恶的”。

 

且不论这样的结论是否正确(其实正确与否与我们的日常生活又有多大的关系呢?), 我认同的是,所谓统一的标准, 统一的意识,其实与我们自己感受无关, 我们每天所能感受的,就是在困难重重的日子里, 寻找继续的理由或者放弃的理由。

  评论这张
 
阅读(427)|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