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袭风尘

满堂花醉三千客,一剑寒光十四州

 
 
 
 
 

日志

 
 

2016年1月24日星期日  

2016-01-24 12:09:34|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几天的网上被铺天盖地关于寒流的各种新闻,照片,段子等渲染得好不热闹. 对于北方人来说,冬天下雪好像应该是一种正常的程序,倒也没有什么新奇. 只是这江南地界,很少有下雪的时候. 虽然自从08年的那场大雪之后,这几年江南每年也都会有一场小雪,但下雪之于江南,终归还是个比较新鲜的事儿。也就造成了网络上的喧闹.

 

窗外的太阳明晃晃的,在阳光里北风呼啸,窗外的法国梧桐就在这两天落尽了枯叶,光秃秃的刺向蓝天. 说起这法国梧桐树,在江南种植的比较普遍.许多城市的主干道甚至小区里都有种植此树. 入了秋冬,落叶便成为街头一景. 这梧桐入得秋来,远远望去,枝梢上尽是青色、焦黄色、褐色的秋叶,色调丰富。它们贡献了一个夏季的绿荫,直至初冬,才是华丽谢幕的时刻,而残留的那些枯叶,也终于在这两天的北风中飘落。

 

北风起而落叶,这才感觉到了冬天。那些从枝头飘落的树叶,在我面前缓缓垂到地面,又被阵阵风卷起,那孤单落寞的模样,来的更直接真切的让我感受冬天的飘零。

 

站在窗前看着外面,尤其是在春节临近的日子里,“落叶满长安”情绪就悄悄地滋生出来。只见阳光下梧桐树梢上不间断地飘下落叶,一阵阵的,沙沙作响,片片枯黄色的残叶或落在道路上,绿岛上,或落在停泊的车顶上。雪后湿滑的路面上平铺着无数的焦褐色的五角星形的梧桐残叶,使人不免平添几许伤怀的愁绪。

 

春节临近,小城不少人都开始义无反顾的登上回家的旅途。想起徐志摩说的:“住惯城市的人不易知道季候的变迁。看见叶子掉知道是秋,看见叶子绿知道是春;天冷了装炉子,天热了拆炉子;脱下棉袍,换上夹袍,脱下夹袍,穿上单袍:不过如此吧了。” 不过如此吧,这句话,多少人对日子的体会就是这样的。

 

这些年来,经济的发展,道德的沦丧,让我们在残酷的生存压力下,终日忙于温饱的奔波,而将其视为生命的全部。 我们将生命的丰富性化简约为单一的物质追求。 贫困者在温饱线下挣扎,富裕者并未“衣食足知荣辱”,反而更加标本加厉的贪得无厌。我们自认为的富有其实变成了另一种贫困。 一种缺乏自由的繁荣的贫困,一种缺乏爱、缺乏善的贫困。如果说我们的社会曾长期被物质匮乏所困扰, 那么今天,我们可能主要是被爱的贫困、善的贫困、价值的贫困所困扰。

  

在经济的发展下,我们变成了工具,一种被某些人规定的工具。这些规定往往都打着貌似高尚的标签,比如说是成功,比如说是有价值,有素质,有品位等等。这有悖于文明,更有悖于社会的进步。我们为什么要活在别人的规定中,别人的评价里?每个人有自己的活法,但是自己的活法并不能成为别人的标准。除非,对方的行为,真正能影响到公众的利益,而在确定什么是公众利益时,最好还是先搞清自己的定位,我们只是公众的一员,并无人授权我们代表公众。

 

关于真理,关于普世价值的讨论,现在已经没有人提起了。毕竟,很多入最后都很明白了,这世界上真理是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谁掌握着真理的定义和裁判权。   

 

落叶萧萧北风呼啸中,指尖的水墨光阴匆匆又悠悠。 周日在家,胡思乱想。非愿与诘问,已然不再重要。眼底浮华,不敌窗外寒风。从成败中走出来,八千里路云和月。我只是冷眼旁观,幽然归行。袖笼紧着风声雨声,携浮尘素心,在落叶萧萧中,独自冥想,一杯清茶。

  评论这张
 
阅读(486)|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