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袭风尘

满堂花醉三千客,一剑寒光十四州

 
 
 
 
 

日志

 
 

2014年6月14日星期六  

2014-06-14 11:31:35|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连续几周的出差,一直也没能好好休息一下。 昨天下午,本是公司组织员工的旅游,由于开了一天的会,再加上这类的旅游,大部分以年轻人打牌打麻将为主,自己也就乐得独自在小城好好地休息两天。

 

已经过了为了世界杯激动而彻夜不眠的年龄,昨晚按照正常的生物钟,到时躺下。 夜里的淋淋漓漓的雨水在梦里就停了。 早上起来,灰蒙蒙的天空上,隐隐的投射出阳关,虽是多云天气,但是太阳还是散发出夏日的炎热。

 

去了小城中老街,夜里的雨水,还没有被阳关烤干。 老街上人来人往,路上满是泥泞和积水,此外,还剩下一地零星的落叶,和那似乎永不知疲倦飞奔而过的汽车。 湿漉漉的,整个小城恍若一座水城 。双臂赤裸露在风中,阳关的威力让人感觉到了盛夏的名副其实。

 

越来越喜欢这座小城了,喜欢它的生机勃勃,喜欢它的淳朴,喜欢它的宁静,也喜欢它的水。 也许,By end of the day, 我会落脚于此吧?
  
       有朋友去了那个遥远而陌生的国家,昨日算是联系到了,一直很是担心那边的状态,但是,正如蒲公英一样,哪个人不是被命运摆弄着,身不由己?


       一直,身边的朋友总是四处飘零。 不觉中,身边的朋友换了几茬。 落去君休惜,飞来我自知。该走的要走,该来的要来,一切自有定数,何必强求? 古人常说:事若求全何所乐?自我安慰也好,得陇望蜀是人之常情,只是自古来,大事、小事天下人皆没有各随其心的。
    
      不知怎的,想起了那首南柯子。 已经记不太清了,网上查了,有道是: “空挂纤纤缕,徒垂络络丝,也难绾系也难羁,一任东西南北各分离。  落去君休惜,飞来我自知。莺愁蝶倦晚芳时,纵是明春再见隔年期! ——《南柯子》
  

  评论这张
 
阅读(564)|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