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袭风尘

满堂花醉三千客,一剑寒光十四州

 
 
 
 
 

日志

 
 

2013年08月24日  

2013-08-24 16:37:08|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对于台湾女作家三毛,一直以来是不大以为然的,主要是觉得她有点太矫情。后来自台湾来过一位亲戚,长得很像三毛,而且性格也像,文字也像,倒是使我又读了一点三毛的东西,好像有《撒哈拉的故事》、《雨季不再来》、《温柔的夜》、《梦里花落知多少》 等等。

 

对于三毛,文笔自是不错,但是我老是觉得她的人错了。 她太没有了自己,因此也就厌倦了人生。 在我们这个人生里,厌倦是一副毒药,是生命中最无可奈何无药可治的慢性疾病。厌倦的时候,生命便是无所谓有无所谓无的一种形式了。厌倦到了极致,生命就已经是多余的东西了。当然,生与死本是件极平常的事,生死之间原就只隔着一层纸。 但是对于她的选择,还是觉得可惜。


佛说:“不可说,不可说,一说就是错”。总不外是太多的梦想,太丰富的情感,便太孤独。那些过去的飘泊的岁月,残月荒岛,落日大漠,寻寻觅觅,过去了,就过去吧,世事喧嚣又荒漠,但是还总可以守着自己的一颗高廖清远的内心,又何苦要寄托他人,又何苦要被人理解。
梦里花落知多少,一夜风雨又闻莺。 人生就是这样的吧,太执着就成了偏执,偏执了就必有孤独,那就孤独吧,怎么样不是一种人生呢。

 

 

2013年08月24日 - 一袭风尘 - 一袭风尘

 

  评论这张
 
阅读(666)|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