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袭风尘

满堂花醉三千客,一剑寒光十四州

 
 
 
 
 

日志

 
 

柏拉图的贤人政体  

2013-02-14 22:13:30|  分类: 诸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中国经历了百年摆脱封建体制的革命和30年的改革开放之后,人们开始认真思考我们要想成为一个现代意义上的国家,下一步该怎么走的问题。目前,更多的人是在思考如何对于我们的社会体制进行改革以便能够保证在未来的百年之内中国能够真正成为一个强大稳定而又健康发展的大国。

 

我们对于体制的问题谈论很多,但是就我看到的,大部分也仅是陷于谈论。这里大概是由于两个原因造成的: 第一是我们对于什么样的一种社会体制适合中国的历史文化环境有着太多的争论。而第二则是其实我们即便是看到的西方的体制,大多数人对于西方体制形成背后的历史和理论也并不太了解。

 

和大部分中国思想家不同,西方思想家更注重于实用和思辨。 在很早以前的古希腊就有人开始对于社会政治进行过深入的探讨,并付诸于实际。比如柏拉图的理想国。其后西方社会政治体制的形成其实就是建立在这些先哲们的思考之上的。

 

很可惜的是我们的东方文化,并没有过多地就这个方面进行过研究。因此我们更多的是采用一种拿来主义的方式。

 

拿来主义并没有什么不对得地方。问题是在我们伸手准备拿来的时候,最好能够认真观察和分析一下形成的原因和利弊,看看是不是适合我们自己。

 

简单介绍一下西方非常流行的一种社会政治学的观点 – 贤人政体。

 

贤人政体是古希腊思想家柏拉图首先推出的。柏拉图认为最理想的社会政体就是贤人政体。贤人作为一个国家的最优秀者自然拥有最大的自由,他们的自由代表着一个国家达到的自由程度,因此他们可以成为这个国家的自由代表。作为代表,贤人在尽可能地争取自己的最大自由的同时要尽责任地维护国家民众的最大自由。 它的自由要向那个理想的绝对自由靠拢,但还不能达到那个自由。 一旦它是自以为得到了那个自由,它就成为绝对的主权者,成为民众的绝对主人,取代民众而不再是代表民众,它就把主权者和民众在自己身上合一。这个既是绝对专制的,又是绝对民主的,它等于什么都不是,它就必须完结,要有一个新的开始。在新的开始中,它在争取自由和在与绝对自由的斗争中重建自己。这自由是每个人在现实社会中享有的权利,这绝对自由是他将这权利尽可能扩展的理想、每个人的绝对自由就是民主的理想,这理想一转化为现实就是每个人获得同等的自由,每个人都变成一样的人,变成了一个人,他的自由就是全体的自由。于是,民主的理想转化为民主的现实,也就成了专制的现实。

 

柏拉图把大众民主和专制暴政作为人类社会前后相继紧接的两个阶段。 前者是在人人自由无拘,放纵任意肆虐的情况下造成的对自己的专制,后者是把众人的专制合一,集中于一人,形成一个人众人的专制。其实质就是人对人的专制,它是人在完全掌握了自己,也完全地失去了自己的情况下出现的绝对自由与绝对专制的对接。 它是对理想的实现,也是对理想的消灭,当理想被消灭在专制的现实中后,它的灵魂就从混乱、独裁、革命遗下的残骨中升起,把民主重新落实为现实中的贤人政治,它还不可能是绝对完全的理想民主,但要受到理想民主的监督和引导。贤人政治并不是完美的理想制度,因为它存在着不良的专制性。 贤人应该是一个国家的最大自由者,但还不是绝对的自由者,他们是主权的体现者,但还不是绝对的主权者。绝对主权在理想民主的手中。 贤人与理想民主的距离在于他们只是部分人,只是人的一部分。他们既还不能完全代表其他人,甚至也还不能完全代表自己。 他们的完全代表性取决于他们为自己和为社会不断开拓自由而作出的奋斗。这奋斗就是他们与所面对的自然的专制进行的奋斗,与所面对的自身的专制进行的奋斗。 他们虽然是一个社会中最优秀的人,但他们的优秀还不能保证他们的绝对地位,他们的才能还不是绝对的,这优秀只是人在一个方面达到的成就,还不是全面的完美。这片面性必然会导致不良的专制性,在他们没有达到的全面完善之时,必须不断与片面性作斗争,向全面完美接近,与不良的专制性斗争,向绝对自由接近。 斗争的力量正来自于人人绝对自由,全面发展的理想。来自于理想的民主。

 

当贤人政治表现出其不良的专制性时,就成为寡头制,成为少数人的专制,成为自由的枷锁。罗马共和国晚期的贵族政治已经成为日渐发展的自由城邦的桎梏。当元老贵族的治国才策远远不能满足城邦公民急剧膨胀的欲望要求时,有限的寡头专制就被无限的大众专政取代,在这大众之上矗立着一个独裁的恺撒,他满足大众无限的欲望,他领导大众去追求无限的自由,这正是贵族贤人政治所不能做到的,又正是贵族贤人政治必须被督导的,它像达摩克利斯的悬剑一样威胁着这个制度,这个制度在它刺目的剑光之下保持着紧张的悚惧忧患,以不断改进自己的自由。
它的自由是没有止境的,但是它还只能提供有限的自由。它的自由越大,它的专制程度在加深,因为它的组成者的才能是和他们的片面性成正比的。他们越是有才智谋略,就越是容易被自己的才智谋略所蒙蔽。他们的才能的片面发展使他们越来越脱离原来的社会基础,越来越昧于普遍的社会状况。 他们在发挥自己的才干时,也从为国家服务谋利的政治家变成了夸夸诡辩、结党营私舞弊的政客。他们从一个被赋予公共使命的神圣集团蜕变为一小撮为狭隘、偏执、私欲所填充的无耻小人。 他们越来越背离公众,越来越成为公众的敌人,就越来越面临着公众的革命。

 

这革命要恢复它的自由和神圣性,把它从片面性的障蔽和专制的威胁下解放出来,再次实现公众的二度组合。 所以从理论上说,贤人政体是一个没有止境的开拓者,它实现的自由目前还是有限的。贤人政体在对公众的二度组合中已与原初的绝对自由状态分离,它时刻面临着异化的危险。 它的才智自由越大,它的异化程度就越深,它离原初状态越远,直至最后变成一个彻底异化了的政体,一架专制的机器,一处自由的牢狱,一个私欲罪恶的渊蔽,一座虚饰浮华的戏台,与它服务的人民背离,与它忠诚的理想背离,它就要被这理想之下的无限的自由愿望推翻,在无限的自由要求下重建有限的自由空间。

 

 

柏拉图的贤人政体 - 一袭风尘 - 一袭风尘

 

  评论这张
 
阅读(57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