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袭风尘

满堂花醉三千客,一剑寒光十四州

 
 
 
 
 

日志

 
 

2013年12月27日星期五  

2013-12-27 14:12:06|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一本小说的名字是《没有主义》。 小说的内容且不去评论,但是这个名字很是有吸引人的地方。

 

我们现在的社会,大家都在物质和玄学之间徘徊,主义却是失去了生存的空间。 这大概是过去几十年以来主义横虐之后的后遗症吧。 没有了主义,没有了精神信仰,于是人们便把全部的注意力放在的现实和现世上。 这是一种进步还是一种倒退,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吧。

 

萨特的戏剧《肮脏的手》中,共产党领导人贺德雷对青年激进分子雨果说:你爱的是人未来的样子,而我爱的是他们现在的样子。 这句话很有意思的。 在过去的几十年甚至上百年里,中国没有人会重视这种深藏在各种主义理想核心的悖论:当愿景与现实产生矛盾时,是否值得扭曲现实以迁就愿景。

 

昼夜持家的普通民众会诚心向往一个人为建设的未来,而受过教育、心思深远的人则会从兴衰往复的政局循环里看出人生无意义的根本性焦虑一样。

 

不过,这正是密涅瓦的猫头鹰从黄昏起飞的道理所在。愿景可以超越现实,但教训永远落后于现实。我们从老人的回忆中,最可施与同情的体认的便是那种对开始的渴望,那简直是无可推托的、给定的一个起点,一桩可以投入、在其中实现自己价值的事业。

 

个人给自己寻找“开始”的努力注定要沦为没有结果的进程,或者以对自身本质的违反或摧毁而告终。这些个体贫瘠不育的愿望,也同样是笼罩在共同体头上的阴影。

 

 

  评论这张
 
阅读(5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