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袭风尘

满堂花醉三千客,一剑寒光十四州

 
 
 
 
 

日志

 
 

2013年12月22日星期日  

2013-12-22 15:50:33|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是冬至。 阳光明媚,日子慵懒。

 

昨天凌晨又赶上了地震,这也是今年第二次赶上地震了。 和前次一样,被地震的摇晃惊醒了以后,先是躺在床上判断了一下到底是在梦里还是现实。 然后拉开窗帘看看外面其他的建筑物。 最后是和衣再次躺下,将自己交给了命运。

 

不知道现在的这种心态是一种妥协还是一种超越。

 

在人类文明史上,人类从来都被判定为社会型的动物,即离开社会是无法生存和发展的。 但同时,人类一经从动物界分离出来便与大自然形成了某种对立,或者说是某种相对独立性。一个单个的个人与整个社会也同样是这样的一种关系。 因此,即便在几千年前的古代,有一些人便可以单独地实现对自然的超越,虽然他们超越的方式各有不同。

 

老聃的超越是“反者道之动”,目的是要进入那“玄之又玄”的“众妙之门”。 孔丘的超越是要“知不可为而为之”,目的是要“从心之所欲不逾矩”。 庄周的超越是齐天下之万物,目的是要做能“吸风饮露,不食五谷物”的神人,去做“乘云气、御飞龙而游乎四海之外”的逍遥游。 道家的超越靠思悟,儒家的超越靠学习,诗家的超越靠幻想。 他们的超越各有不同, 但都算得上是一道美丽的风景,都是一个不小的奇迹。那么我的超越呢?

 

“大道无门,千差有路”,各自的差异艰难,我们不去想了,我们今天所能够做的,也只好将“天马行空,独往独来”当成是一种精神的境界来追求。惟愿这不是个永恒的等待。

 

  评论这张
 
阅读(561)|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