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袭风尘

满堂花醉三千客,一剑寒光十四州

 
 
 
 
 

日志

 
 

卸甲  

2011-08-03 11:57:39|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梦里的场景。

 

四周的厮杀呐喊终于安静了下来,到处是丢弃的兵器盔甲,到处是沾血残破的旌旗。 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夕阳西下,残阳中,拄着长剑,疲惫不堪地独自默默地站着。

 

这一仗,已尽力全力,胜负未分,也就只能是等待宣判的那天。

 

其实,自己隐隐地感觉到了结局。

 

在这个战场上,已经是屡战屡败,屡败屡战,多少次胜利都莫名的擦肩而过。 曾经咬着牙坚持了,也许只是为了自己认定的虚幻。 从几何时,随着光阴寸寸蜿蜒而过,少年时代棱角分明睥睨天下的卓尔不群,只剩下了沉默中的为了生存的忍耐。

 

“在撒哈拉战场上,我们失去的更多”。 这句话不知怎的,就轻轻地飘了出来。一种自我安慰吧。

 

外在内在,似乎都告诉了自己,这一仗已是这块战场上的最后一战,也许也是此生的最后一战。 当年意气风发掷地有声的承诺由此便轻飘飘地沉入一场幻觉,随风而逝。

 

败是宿命?

 

那人告诉我,如果果真如此,那便是上帝没有给你这条路。 这扇门关上了,必定开了一扇窗。 我听了便笑了笑。

 

旁边还有一人说,留下了,自然有留下的道理。听了,悻悻然。

 

将军卸甲。

 

少时喜欢的诗句是 – 自信人生二百年,会当击水三千里。 后来的日子里,更多是则是“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

 

从头越,靠近之后方能获得的一刻恍悟。 窗外,当不再重复那个终于不再属于我的三千世界。 窗外,当是桃源深处,清水湾前。 黄昏下的打马而过,身边几亩薄田,身后蜿蜒的路。 此生此世,种种纷繁,擦肩而过,雄心散尽,秋水潺潺。

 

梦醒时分,金光万道,一扫梦中的阴霾。 笑笑,记下。

 

 

卸甲 - 一袭风尘 - 一袭风尘

 

 

 

  评论这张
 
阅读(572)| 评论(3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