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袭风尘

满堂花醉三千客,一剑寒光十四州

 
 
 
 
 

日志

 
 

观蚁感想  

2011-08-23 23:12:35|  分类: 思议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富兰克林观察到一种名叫蜉蝣的昆虫,其寿命还不足一天,他有感而发,写下了一篇小品文《蜉蝣──献给布里昂夫人》,问道:“对于离开此世的蜉蝣来说,声名算得了什么?”

 

“老蜉蝣说:“在我们的种族中,学识渊博的古代哲学家们认为,在约里磨坊这片广袤的世界里,我们的寿命不会超过十八个小时,我想这是不无道理的……我已经生活了七个小时,足足有四百二十分钟,这是一段了不起的时期。我们种族中有几位能如此长寿! 我经历了好几代蜉蝣的出生、成长和死亡。我现在的朋友是我年轻时朋友的子孙,而我原来的朋友,唉,都早已离开了此世了!而我不久肯定也要随之而去,这是不可抗拒的自然规律。虽说我现在的身子骨还算硬朗,但我也不再指望再活上七八分钟了。 那么,我在这片树叶上辛苦劳作采集蜜露,而我自己又享受不到,我这是何苦呢! 为了这片灌丛中的同胞的利益我参与了一次次政治斗争,为了我们的种族的普遍利益我从事哲学研究,我又是何苦呢!在政治运动中,如果没有道德的约束,法律又有何用?我们现在的蜉蝣种族将在几分钟内腐败下去,就像其他更古老的蜉蝣种族一样,最终堕落到不可挽留的地步。 在哲学上,我们取得的进步是多么微不足道!呜呼,哲理无限,生命苦短! 朋友们总是安慰我,说我已功成名就,身后流芳;说我品德高尚,一生荣耀。 可是,对于离开此世的蜉蝣来说,声名算得了什么?假如宇宙万物乃至我们的整个约里磨坊天数已尽、行将毁灭,对于十八个小时的历史应该作何评论呢?” – 转引自林语堂《美国的智慧》

 

富兰克林所描写的蜉蝣这个意象所蕴涵的深意就在于叹生命之易逝。庄子经常利用庞大的鸟兽和微虫、小动物的对照来说明生命现象的相对性。 在《庄子?则阳》中,他讲了蜗牛两角的两个国家争斗之无谓:“有国于蜗之左角者,曰触氏;有国于蜗之右角者,曰蛮氏。时相与争地而战,伏尸数万,逐北旬有五日而后反。” 从道的观点来看,如诸侯国之间的战争等人间大事,如果放在无垠的宇宙之中,都是极端渺小的,既不值得去做,也不值得去说。因此,人认识到自身的渺小之后,就应该失去竞争之心。

 

记得有一次无聊,就在自家看到一群蚂蚁在忙碌。当时就在想,他们有思想吗?他们的忙碌有意义吗?他们的行为有善恶吗? 有因果吗? 显然对于我而言, 蚂蚁的思想,感情,生活,忙碌没有意思,没有善恶,没有因果。 因为我在俯视。对于我们自身,我们在此需要问,俯视者是谁?如果是路过看到忙碌的蚂蚁的我,可能俯视的高度就在蹲着观察的眼睛与地面之间;如果是蚂蚁所喻示的自然界,那高度就拉到朗朗晴空了,意即:俯视者是天空而不是人类。那么对于上天而言,我们的所作所为有什么意义吗?有善恶吗,有因果吗?

 

人类所印证的果真都是“重大事件”吗?孰大孰小、孰轻孰重,端看观看者如何把味生命,如何凝聚生活的智慧。 林语堂说得好:“智慧就是强烈地意识到我们不是什么身份,比如我们并不是上帝,同时面对生命的本来面目。换言之,智慧包括两个层面的内容,是对生活和常识的思索。”

 

 

观蚁感想 - 一袭风尘 - 一袭风尘

 

 

  评论这张
 
阅读(595)| 评论(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