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袭风尘

满堂花醉三千客,一剑寒光十四州

 
 
 
 
 

日志

 
 

故园(三)  

2010-07-05 19:22:09|  分类: 情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花园的右边并排有两座很是古老的二层小楼, 一座呈工字型,被称为工字楼,一座四方端正,就直接被称为办公楼( 如图)。 两座小楼都是中西合璧式风格,高台回廊,镶绿色琉璃瓦。 小楼四面都是九间开的二层楼房,楼上楼下三面都有走廊,楼是水磨砖砌的,水门汀一鼓一鼓的,象大海的波浪。小楼的楼梯呈四十五度,每一阶都有小一尺高,上下挺费劲,绝对老建筑规格。而在楼下面还摆着太平缸,俨然小故宫在样子。 但是实际上这两座小楼都是在民国时期建造的,就连楼梯旁的那圆木扶手都是机器旋出来的。

 

 

2010年07月05日 - 一袭风尘 - 一袭风尘的空间

 

 

从大殿再往后走,后面是个正经的四合院式的院落,后来改成了机关的一处办公地点。 知道这个是因为小时候跑到那里玩时,常有大人出来劝说我们这里是办公地点不能在这里玩耍。 而孩子们听了之后便如同麻雀般四下散去,然后等大人还没有走远便有一阵风似地刮了回来,继续着唧唧咋咋。 记得院子里有几棵一人合抱的松树。小的时候便经常爬到树上,坐在树杈上懒懒地听年纪大些的小孩讲故事,印象比较深的似乎都是些佛尔摩斯的侦探故事,要不然就是唱些莫名其妙被孩子们篡改过了的歌。 在夕阳下,双腿耷拉在树杈下,晚风吹过,很是令人怀念的时光。

 

在这个四合院的后面,在一片松柏之间有一座坐北朝南的清代木质小楼。那里通常都是非常幽静,没有办公人员也没有过路的家属,只有几只家雀儿在树上唧唧喳喳的叫着。 这座小楼通体呈朱红色,上铺绿色琉璃瓦,小楼是一座长型的,楼下大约89间房,二楼也是一样,楼梯在小楼的西侧,用红色油漆漆的木楼梯、木地板、和二楼的外廊木栏杆,只是年头久远了,那红漆已经是残缺不全了。 登着木楼梯上楼时, 木梯会发出“咚咚”的响声。 沿着二楼的外廊走到二楼的中央,有个过堂,过堂没有门,过堂两侧各有小门,但一般也都是紧关的。  记忆中小楼木质的门窗上有着许多异常精细的木雕,现在只记住了凤凰衔灵芝图案,那凤凰似乎随时会飞起来,充满了动感。从过堂穿过小楼,就会发现在小楼的后面还有一座上下的楼梯。 不过那是后来修的了,也不再是木质的,改成了不伦不类的钢筋水泥。 那座后修的楼梯便直通大院的最后一排院落。

 

 

故园(三) - 一袭风尘 - 一袭风尘的空间

 

小楼的后面还有一重院落,是整个大院的第五进院落。 院子是由南边的小楼和北边的一排青砖青瓦的三十多间平房组成。 院内青砖铺地,房前墙下种有花草,院子中间则有一棵几人合抱的参天大树,记忆中应该是大槐树,夏日里树枝树叶茂盛,整个院子几乎都在树荫之下,显得很是凉爽安静。

 

小院的北边就是高大的围墙。应该有四五米高吧。 据说现在那围墙还在。高大府墙历经几百年风雨后原貌依稀,让人觉得这道围墙比起恭王府、雍和宫、段府还好,砖又大又厚,和紫禁城城墙都有一拼。而在小时候,这堵围墙对于我而言,则有着另外的特殊意义。

 

围墙离着房子不远,因此在围墙下总是阴凉阴凉的,于是也就非常适合土鳖和蝎子的生长。那个时候,我晚上总是拿着金属皮的大号手电筒,蹑手蹑脚地在围墙下翻腾,捉土鳖和蝎子。 一旦用手电照见墙缝里面躲藏的土鳖和蝎子时,就用竹夹子一夹,麻利地塞进小布口袋里。逮住土鳖或者是蝎子都卖给药铺。 土鳖和蝎子据说都是很不错的药材,小的土鳖两分钱,大的土鳖三分钱,而蝎子最高可以到一毛钱一只。 那个时候的我们大都把卖蝎子土鳖的钱一般都用在了两个方面,一种是买气门芯,当记得是一毛钱一尺。 买气门芯的目的则是做弹弓。 用气门芯做出的弹弓,弹力好,有准头,比起猴皮筋做的强多了。 钱还有另外的一个用途就是买汽水或者是冰棍吃。 北冰洋汽水一毛一瓶,小豆冰棍三分一只。。。。我现在回忆起来,感觉儿童永远是儿童,他们眼里的世界永远是新奇的,生活永远是彩色的。。多好!

 

这座大院的命运,就如同在这座古城里许许多多的大院共同经历过的一样。 老园子里,推倒几近百年风雨古老建筑,填平了荷花池,建起了当时看起来很现代的办公楼、图书馆,职工家属楼,也于是, 它也就成了它今天的样子。

 

就这样,它送走百年一叹……它又成了一个寻常的园子。

 

这座大院,从清朝开始,见证了历史的变迁,也走过了太多的名人。那些个名人,以前只是在书本上看见过他们的名字或者阅读过他们的事迹思想主张。 但是,和这座大院联系起来,发现他们其实都是我的邻居。就如那些在荷花池边逗弄孙子的白发老人一样。

 

如果说大院是个有自己生命的院子,那么再经历了明朝的祭奠烟火,清朝的荣华富贵,民国的纷纷扰扰,近代的走入平民,,,它像个饱经风霜的老人,看淡了尘世的沧桑,气定神闲。但我宁愿相信,在老院子长长的生命吐纳中,一定跳动着一条看不见的脉搏,这条脉搏牵动着所有从这里走出去的人们,而那那跳动的节率,一定会被每一个接近它的有心人所感知、感动。

 

那么,这条脉搏所牵动的人里,就应该有我那些儿时的伙伴。 大院消失了, 就仿佛是把我们串在一起的弦断了一般。 念珠散落四处,或是闪烁发光,或是蒙尘黯淡,或是渺无消息。 生生死死之间,那过去的痕迹应该还在梦里。

 

其实,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瞬间便无处寻觅。而是站在原地,任风霜擦肩掩面,各自天涯。

 

 

 

 

  评论这张
 
阅读(213)| 评论(4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