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袭风尘

满堂花醉三千客,一剑寒光十四州

 
 
 
 
 

日志

 
 

再说房地产新政  

2010-05-08 22:52:36|  分类: 经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中央有关房地产新政的国十条颁布后,出乎意料的是,各地方政府也都相继出台了一些限制房地产投机的政策,而且不少是比国十条更为严厉苛刻的。 于是,一线城市的房地产价格应声而落,然后逐步波及二,三线城市。  今天看到建设部的发言,认为政府遏制房地产价格上升的努力初见成效。

 

在新政之下,市场妥协,价格下降。随后是股市的房地产股,银行股的波动乃至整个股市的波动,然后是农产品价格上升。 很有意思的一轮现象。

 

不管怎么说,房产价格是下降了,所以官方的说法是初见成效。但是我个人却有着隐隐的担忧。

 

先说郎咸平现象。 郎咸平先生的言论为他赢得了大量的粉丝,很多人都认为他是草根大众的代言人。平心而论,郎先生所列举的很多社会现状都是事实,这也是他博得大众喜欢的主要原因。 但是郎先生开出的药方却是很难让我苟同 – 用道德的标准和权力的方式来治理社会,虽然在社会上有着不少人是寄托于此的。

 

这其实上仍然是一种非现代成熟国家传统思想和文化的沉渣泛起而已。

 

所谓的成熟的现代社会有大致的定义。  十九世纪的经济学家、哲学家约翰 穆勒曾经提到一种“稳态社会”的概念,即社会的制度架构基本上稳定不变了。现在看来,我们看到的大部分西方国家都有着这样的一种基本的社会架构吗,也就是说它们是一种 市场经济+民主政治+法治社会的一种社会架构。 中国虽然有着五千年的文明历史,但是在构建现代成熟社会架构方面,也就是说在这三个方面离稳态社会架构方面还有着很长一段道路要走。市场方面,很多市场(特别是要素市场)还发育的很不成熟,而且也被政治高度扭曲。 民主政治和法治社会就更不用说了。 这样的社会,在转型的初期,由于可以存在“浑水摸鱼”的灵活性,短期内也可以实现一定的经济增长。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由于市场发展,市场发展和社会发展出现矛盾的时候,这种发展的局限性就越来越明显了。 特别是,当人们意识到这种发展方式的不可持续性,但对未来的走向又不确定的时候,中国的经济就变成了一种“焦虑的经济”。于是人们对于各种各样的矛盾就很自然地希望或者是习惯性地借助权力的介入来企图遏制或者缓解。 但是,这种权力的介入,往往是现代成熟社会所要避免的,因为它极可能是用一种人为的不公正来修正自然的不公正,虽然短期有可能缓解矛盾,但是更有可能的是带来长期的权力膨胀所造成的不公正。 

 

一般情况下,一个成熟的现代社会应该是自然流畅地在一个制度中运行。在这样的一个社会中,权力起着两个基本作用。 权力的第一个主要作用就是维护制度和程序的平稳公正运行(在一个现代体制中程序的公正往往比结果的公正更为重要), 也就是说权力实际上是对非正常的运作进行监督和控制。权力的第二项功能是在突发或者是危机情况下的介入,比如天灾,经济危机,战争等情况。

 

我曾经多次说过中国在未来三十年最重要的改革方向是朝向一个真正现代意义的成熟社会逐步迈进。这里包括了市场经济的培育和发展,国家的基本法律框架的构建,国家政治体制的完善等等,当然也包括了人民思想上对于政治和法律等的启智教育。 而上面所说的体制,程序和权力的关系就是一个现代意义国家的很根本的内涵。

 

可惜,我最近又看到权力的过分介入。 而这种过分介入,甚至形成了一种运动。

 

比如说,目前的房地产调控似乎正在演变成一场反对投机者的运动。

 

比如说北京市政府出台的所谓京十二条明确要求商业银行根据风险状况,对不能提供1年以上北京市纳税证明或社会保险缴纳证明的非北京市居民暂停发放购房贷款;且自政策发布之日起,同一购房家庭只能新购买一套商品住房.

 

这让我不知道怎么突然就想起了一户一个月两斤猪肉的时代 – 计划经济时代 – 权力全面介入社会的时代。

 

我个人很能理解政府抑制房地产投机的苦心,理解政府对于普通居民的呵护之情。但是程序的公正对于一个社会而言很多时候是比短期的结果公正更为根本的。 我对于有些做法实在是不能认同吗,因为这些做法本身是一种倒退,是一种权力凌驾于体制,法律,程序之上,是一种对于私权利的干涉,而且还是以一种类似于运动的方式来进行,尽管是以追求平等为理由。

 

对于房地产调控,我认为是有必要的。 但是调控应该在法律的框架之内,并且需要尊重市场规律。如此,中国的房地产市场才可能在法律的基础上进入健康的市场轨道。

 

调整房地产,应是利用货币货币政策和财税手段,加之以政府提供的社会保障体系 – 廉租房等来进行。 所谓的货币政策主要是指利率手段与金融杠杆的长短。而我们可能考虑的财税手段,为了抑制投机行为的过度膨胀,可以考虑的是对于证券市场与房地产市场的资本利得税。同时政府投资兴建公有制的廉租房以提供给无力在市场上购买房产的家庭使用。

 

这样的做法等于是向市场发出一种长期的明确的预期,而最终购买的决定权仍然在投资者手中,投资者权衡未来的风险收益进行投资决策,赢亏自负。这样才能使得我们的房地产兼顾大多数人的利益同时又尊重他们的权力, 而政府抑制房地产投资的目标也能顺势利导地达成。

 

我们需要放弃我们过去那种动不动就用权力来干预的做法。我们需要逐步学会尊重法律与市场,才能让房地产走上正轨。否则,中国房地产市场将永远由不清不楚的临时政策,来决定一个不明不白的市场前景。

 

   

 

  评论这张
 
阅读(157)|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