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袭风尘

满堂花醉三千客,一剑寒光十四州

 
 
 
 
 

日志

 
 

喧华之后  

2010-05-27 19:27:32|  分类: 思议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部英国小说写了这样一个故事,讲的是一位年青人,从小渴望着成功与绚丽,渴望着不平凡的一生。于是,他离开家乡,飘洋过海,到了伦敦,巴黎,还到了美国。 曾经得到过爱,也得到过金钱,体验过纵情声色,也体验过濒临绝境,信仰过上帝,也参与过政治。 直到有一天,他感到了深深的厌倦,又回到了自己的家乡。那儿一切都没有改变,山仍然青翠,水依然澄澈,牛羊在山坡上悠闲自在,邻居家的老大爷多了几许白发,但依然准时地在午后坐在门前的大树下打盹,那个童年的女伴已是亭亭玉立,在围栏里熟练地挤着牛奶。这一切,令那位回乡者感动。在外面的世界闯荡那么多年,什么都在改变,而惟独这一方故乡的风情依旧。 在那一刻,他有一种强烈的依恋,要想永远停留在这里。 同时,他开始困惑,这么多年在外面上下求索,到底为的是什么?到底有没有意义?

 

中国的很多名士们也有类似的经历,比如说陶渊明。在官场里混了三十年,终于归于田园。 面对那一片静逸祥和的景色,明白到俗世的一切不过是囚笼。 而只有那自然的状态,才符合生命的节律。 “少无适俗韵,性本爱丘山。误落尘网中,一去三十年。 羁鸟恋旧林,池鱼思故渊。 开荒南野际,守拙归田园。 方宅十余亩,草屋八九间。 榆柳荫后檐,桃李罗堂前。 暖暖远人村,依依墟里烟。狗吠深巷中,鸡鸣桑树颠。户庭无尘杂,虚室有余闲。久在樊笼里,复得归自然。”

 

这是过来人的感叹,也是过来人的那一份平静。既然一切的努力,其实最后都归于空无。 那么,是否在一开始就该放弃所有的企求与努力呢?要不就像朋友所说的,既然没有圆满,就不要开始。

 

然而,当人活着的时候,完全专注于保全性命,而丧失了生命的质感。那么,活一百岁与不活,又有何区别? 拜伦甚至认为, 与其平平庸庸地活到100岁,不如轰轰烈烈只活18岁。 当然,这是诗人的激越之言。不过,从另一方面看,如果没有在俗世滚爬的体验,陶渊明大概不会在最终对田园有那么深厚的融入,也不会有那么深刻的觉悟。

 

聚集之后是分离,据高之后是处下,生命之后是死亡。我们都知道这一点。但是是不是我们就应该因为最后而放弃开始呢? 其实,真正想开了,就不是放弃,而是顺其自然。 不是要人们泯灭生命的意欲与活力,不是要人们完全的被动与退隐。我们其实要做得也只是恣意地去表现,去盛开,去寻寻觅觅,但永远不要想着正获得的能够长久,能够永不改变。 这企图长久地拥有的心,正是我们的枷锁,我们痛苦的根源。

 

在聚与散、生与死、得与失的大悲大欢之后,我们发现生命其实像四季一样轮转,没有什么值得悲,也没有什么值得欢。那长久不变的其实就是平平淡淡,而我们似乎总是要历经一番红尘的挣扎,才能回过头去抱拥那原本一直就在那里的平平淡淡。

 

用莲花大师的一首诗收尾吧,诗是这么写的:

 

赵州八十犹行脚,只为心头未悄然。

及至归来无一事,始知空费草鞋钱。

  评论这张
 
阅读(244)| 评论(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