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袭风尘

满堂花醉三千客,一剑寒光十四州

 
 
 
 
 

日志

 
 

你永远有一个选择空间 -摘录  

2010-03-25 22:42:18|  分类: 思议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曾经有一个女孩在她将要大学毕业的时候,对于毕业后的去向和父母有了不同的选择。 父母希望她回到老家所在的一个城市,但她很清楚父母的控制欲望太强,所以想去其他城市。 但是,不仅父母轮番给她做工作,父母还叫了亲人和她的朋友给她做工作,用种种方式向她施加压力,现在她虽然不情愿,但还是倾向于回老家了。

 

其实,对于她而言,正确的态度应该是,不论怎样地一种选择,回家也罢,去其他城市也罢,她都应该明白,这是她自己的选择,这不是她父母的选择。所以是她就要为这个选择负责,而不是她的父母、亲人或朋友为此负责。

 

很多时候,我们所谓的屈从于别人的压力,其实是逃避责任。 这里面也藏着一个微妙的自恋幻觉的游戏: 我为你考虑(A),你也要为考虑(B),否则你就是不爱我,你就该为我的人生负责(C)。 具体到这个女孩身上,她已经潜藏着一个逻辑:我为父母考虑,父母就要为我的人生负责,如果未来我的人生有痛苦或不幸,那这不是我的原因,而是父母替我做选择的原因。

 

没有谁真正能替你做选择,因为所有的选择都得通过你自身。 所以,在任何情况下,你都有选择权。

 

当然,我们的选择范围会有差别,如果没有人给我们施加压力,我们的选择范围就很宽,如果有重要人物或强权人物给我们施加压力,我们的选择范围就会很窄,但无论在什么样的情形下,我们都是有选择的。

 

说得极端一些,即便你只有一死,但你仍可以选择死得有尊严。

 

那些生命中的强者,总能在极端情形下发现自己的选择范围。 相反,所谓的正常人,倒很容易觉得自己无路可走。 当我们所谓被迫服从于别人的意志时,其实都是在将自己生命的责任推卸给那个人: 我既然听从了你的选择,你就该为我负责,我的生命中的痛苦就得你负责。

 

检验我们是否为自己生命负责的一个简单标准是:我们是否在抱怨。抱怨就是自恋幻觉的C部分。 如果C产生了,那前面几乎势必有A和B。 正如这个女孩,她对父母的埋怨是C,而她的初衷A则是“我顺从父母的渴望”,她的渴望B则是“父母认可她且为她的人生负责”。

 

有些时候,我们的选择范围的确会很窄。 假若这个女孩的妈妈说,如果你离开我们,我就自杀,而且她真的会去自杀,那么这个女孩的选择范围就非常狭窄了。

 

但这时,她仍然可以选择说,我情愿留下来,我愿意这么做,这是我自己的选择。

 

这样做也可以在相当程度上打破妈妈的自恋幻觉,因为自恋幻觉的三个步骤是:我选择了A,我渴望你回报B,否则我就实施C。 这三个步骤中都藏着“我要如何”的逻辑。即,自恋者认为是自己在掌控局面,假若我们说,我这么做是我的选择,这就是说,是我在掌控局面,就可以打破自恋者的幻觉。 并且,当你这样做时,自恋者的“否则”信息也无从发射了。

 

如果遇到极端的控制者,这种方式可以是反控制的开始,先是非常坚决地表示,我是自己在做选择。 接下来,可以从一些小事开始,坚决捍卫自己的意志的地盘,如吃什么穿什么去哪里玩等等。

 

主动的控制者很容易被我们发现,而被动的控制者则容易被我们忽视。所谓被动的控制者,是通过伤害自己来控制别人。 如果说,主动的控制者利用了我们的恐惧,那么被动的控制者就是利用了我们的内疚和同情心。

 

例如,一个总是可怜兮兮的人,他们常常散发的也是自恋的幻觉:我这么可怜(A),你怎么还不可怜我(B),你这个坏蛋(C)。

 

假若这个女孩顺从了父母和亲人的意愿,那么,她很有可能会发展成被动的控制者:我听从了你们的意愿(A),你们要为我负责(B),否则你们就是不对的(C)。

 

在我看来,评判一个人自恋幻觉的严重程度的标准是这个人的怨气。

 

 

  评论这张
 
阅读(135)|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