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袭风尘

满堂花醉三千客,一剑寒光十四州

 
 
 
 
 

日志

 
 

梦中飞花  

2010-02-16 23:28:55|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年的春节,在北京城里,似乎好像少了许多。 鞭炮声,除了在除夕夜里的疯狂之外,总是零落。 人们似乎也不大知道应该做些什么,除了那些打起背囊旅游之外,似乎也只是剩下些吃吃喝喝的手足无措了。

 

昨天在一顿丰宴之后步出了那座富丽堂皇的酒家,在夜风的寒冷之间,突然就想起了那些童年时代在山村里的那些个“过年”。

 

好多年没有回去了,记忆渐渐模糊,就像在阳光下消融了的残雪。

 

那些日子的春节,是被我异常期盼的。 大概是由于可以终于有一身新衣服穿, 或者是由于终于可以有一顿有肉有鱼的晚餐, 要不就是终于有了几毛钱可以被攥在手中被汗水浸透, 最后大概是终于可以有了几天不用上山打柴而又没有冷若冰霜的横眉。

 

在那些个日子里,孩子们总是格外兴奋,口袋里装着些瓜子花生糖果之类的,然后终日赤着脚在村里的鹅卵石铺就的小路上追逐嬉戏,要不就是递上五分钱买来六颗糖豆然后一颗入口细细品尝那沁入心田的甜蜜   。。。。。。。

 

我不知道当年和我一起玩耍分享糖豆的小伙伴们而今分散四方后会不会在每年的这个季节记起那些在山风中吹飘的鞭炮残屑和在村中戏台下的寒风中跺着脚搓着双手嘴里哈出的热气。 我更不知道他们现在那饱经风霜后成熟木然的脸上还有没有过去那种在寒风中冻得通红却绽开的纯真笑容。

 

想起了鲁迅笔下的那个少年闰土。 “闰土的心里有无穷无尽的希奇的事,都是我往常的朋友所不知道的。他们不知道一些事,闰土在海边时.他们都和我一样只看见院子里高墙上的四角的天空”。

 

于是在这都市的夜风中就苦笑了,没有人知道那是一种什么滋味的笑。

 

那些个岁月在心里留下了太深的痕迹。 虽然岁月匆匆,沧海桑田,但是那些被抹平了的痕迹仍然会在某个时刻悄悄地渗出来,无声无息。 后来的那些,慢慢地都融成昙花一现的记忆,终究还是匆匆来去,越走越远。

 

昨日和朋友们吃饭时,还轻描淡写地说起了那个山村。 说是想要带家人一起回去看看,看看那些鹅卵石小路,看看那些参天的樟树,看看那些烟雾笼罩下的青砖青瓦,看看在山间流云,看看那流过村子的小溪和小溪旁洗衣的女子,看看走在田埂上赶着耕牛下田的男人,看看坐在小竹椅上抽着水烟袋的老人,看看那些在村头村尾赤脚奔跑着的孩子们。

 

但是,那些都还在么? 恐怕早已是“人去流水空绕篱,只留飞花在梦中”了。

 

可是有记忆也就够了。 一路走来,丢了许多,但是还是有美好就留在了心间。 任时光流逝,任天高地远,思念一扯,它们就飞舞满天。

 

 

  评论这张
 
阅读(228)| 评论(1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