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袭风尘

满堂花醉三千客,一剑寒光十四州

 
 
 
 
 
 
 
 

 到处流浪

 发消息  写留言

 
独立于世界之外,行走于世界之上。 天马行空, 无拘无束。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天气

 
 
模块内容加载中...
 
 
 
 
 

日历

 
 
模块内容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随笔-2017.8.9

2017-8-9 17:31:21 阅读178 评论2 92017/08 Aug9

唯X物的尽头,是唯X心。 这话其实并不难理解,这样的例子也有,比如说是物理学家牛顿,还有大名鼎鼎的爱因斯坦。  那么唯x心的尽头是不是唯x物,这话就似乎很难讲清楚。  因为,一提到“尽头”这俩字儿,就很容易被唯x物x者攻讦。 什么是尽头,这个世界或者说是这个宇宙,有没有尽头。 如果有,那么就有了起始。有始有终,是唯x物还是唯x心?

有了始终,有没有因果? 有了因果,有没有善恶?

有那么一种人,他们不相信永恒,他们否认了灵魂,用此来表现其大无畏。 但同时,却又死抱着精x神不放,还要有什么x主x义来证明他们的正确,或者用此来肯定其行x为的意x义。

什么是意x义? 或许每个人的看法都不一样。 我知道有那么一种人,他们嗑x药,然后觉得生活很快活。 当没药x磕的时候,就觉得很难受。 嗑x药可以是他们生活的意x义所在,可是嗑x药又真的有意义吗?

作者  | 2017-8-9 17:31:21 | 阅读(178) |评论(2) | 阅读全文>>

2017年4月20日星期四

2017-4-20 15:03:40 阅读231 评论10 202017/04 Apr20

今日谷雨,春天的最后一个节气。 昨晚半夜里下了些小雨,早上起来,天气阴沉沉的,门口的树木新芽顶了旧叶,树上是郁郁葱葱,树下是一片枯叶狼藉。突然有了些伤感,时光匆匆,人之生于天地,如白驹过隙,忽然而已。又如沧海一粟,微尘罢了。

这周先去了沈阳,后又转道北京,行程匆匆。加上北京机场的跑道维修,飞机晚点的厉害。 坐在飞机里排队等起飞的无聊时间里,难免要胡思乱想。 社会变化太快,人老的太快,至于后面的生活,务必要苟延残喘,其他的,对得起良心,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吧。

今天和一位准备辞职的管理干部又谈到了这句话。

风来疏竹,风过而竹不留声;雁渡寒潭,雁去而潭不留影。故君子事来而心始现,事去而心随空。工作,也许是生活的重要支撑,但未必是精神的重要支撑。过些时候,自己可能也会离开,所谓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对于这段日子,可以说是空亦复空: 看此花,此花和汝同在;不看此花,此花和汝同

对于博客,不知道还会坚持多久。 虽然这个空间有着对于自己特别的情节,但是可能是俗务过甚,越来越没有时间打理。况且近二年的文字,翻来覆去的,都是些鸡毛蒜皮,没有了存在的价值。其实,按照黑格尔的观点,任何事物都是正反合的发展历程。是不是也该是离开的时候了?

另: 后院的笋露头了,密密麻麻的,这是江南的美味呢。

作者  | 2017-4-20 15:03:40 | 阅读(231) |评论(10) | 阅读全文>>

读书随笔 - 塞缪尔?亨廷顿《文明的冲突》

2017-2-24 11:34:15 阅读208 评论2 242017/02 Feb24

塞缪尔·亨廷顿在1993年写了一本书,其实最早是一篇文章,试图对世界政治发展给出一个新的解释,这符合人们在冷战之后对于如何理解世界政治的需求, 因为不管是政治家,学者还是普通人,现在都在寻求一个关于世界政治的思维框架。

冷战期间,人们很容易把全球政治理解为包含了三个不同的政治联盟:美国及其盟国、苏联及其盟国,以及在其中发生了大量冷战斗争的不结盟国家组成的第三世界。这些集团之间的差别在很大程度上是根据政x治x意x识x形x态和经x济x意x识形x态来界定的。随着冷战的结束,意x识x形x态不再重要,各国开始发展新的对抗和协调模式。为此,人们需要一个新的框架来理解世界x政x治,而“文明的冲突”模式似乎满足了这一需要。这一模式强调文化在塑造全球政治中的主要作用,它唤起了人们对文化因素的注意,而它长期以来曾一直为西方的国际关系学者所忽视;同时在全世界,人们正在根据文化来重新界定自己的认同。 文明的分析框架因此提供了一个对正在呈现的现实的洞见。它也提出了一个全世界许多人们认为似乎可能和合意的论点,即:在未来的岁月里,世界上将不会出现一个单一的普世文化,而是将有许多不同的文化和文明相互并存。那些最大的文明也拥有世界上的主要权力。它们的领导国家或是核心国家——美国、欧洲联盟、中国、俄罗斯、日本和印度,将来可能还有巴西和南非,或许再加上某个伊斯兰国家,将是世界舞台的主要活动者。在人类历史上,全球政治首次成了多极的和多文化的。

中国和美国以及欧洲的冲突,从表明上来看,很多是来自社x会x制x度的冲突,其实更深层次的则是在文化历史上的冲突,不理解,不信任然后导致冲突。其实任何一

作者  | 2017-2-24 11:34:15 | 阅读(208) |评论(2) | 阅读全文>>

2017年2月14日星期二

2017-2-14 17:02:44 阅读347 评论18 142017/02 Feb14

春节期间,病了一场,连日发烧不退,全身上下关节处疼。虽然不知道是不是由于病毒性感冒引起的,但是几天的病,让人瘦了十斤,倒也算是一种快速减肥的方法。 烧的这几天,我想也是一种自我身体的调整,排毒去病,算是好事。 不过就是辜负了假日内北京的蓝天白云,也辜负了十里x长x安x的灯x红x酒x绿。

病来如山倒, 病去如抽丝。 等不到病完全的痊愈就起程返回了江南。 一个春节,让人呆的懒惰起来,回来之后真心不想上班。 尤其是在江南,早春二月,天气还是阴冷的很。 房间里没有暖气,每天早上闹钟闹醒,翻身起床,一席暖梦忽地间就冰凉冷了。 在江南的冬天里。起床成了一件痛苦的事情。

记得回来的第二天一早, 起床后匆匆刷牙洗脸,草草披了一袭厚衣,就匆匆地出门准备上班。 刚刚出门,就惊见白色的雪花夹着冰粒,扑扑簌簌扑面而来。 下雪了,还让人有些兴奋。 这场冬雪, 在北京十几天没有候来,却在这江南小城不期而至。 可惜的是这雪,扑朔地落地后,隐入土里,便再也不见踪迹。

江南的这场短短的雪,虽然远远比不了北方大雪的沉厚,却也有着难得的清俊与清凉。寒风夹带着冰凉的雪粒从袖口,领口吹入,一丝丝的冰凉。

一旦上班,身子虽然还在节日的慵懒之中,但是工作却毫不留情的铺天盖地而来。 每年的这个时候都是忙着在做一年的计划,以及围绕着计划实施所应该做的资源配置,生产计划,采购成本计划,各项费用预算,人事安排等等,真是忙得不亦乐乎。 但是实际的问题是,每年都对外部x宏x观x经x济,市x场x环x境,政x府x政x策,货x币x投x放,投x资x规x模等等看不明白,如同瞎子摸象,各说各的观点。

作者  | 2017-2-14 17:02:44 | 阅读(347) |评论(18) | 阅读全文>>

2017年1月23日星期一

2017-1-23 18:22:13 阅读327 评论1 232017/01 Jan23

上周五上午开完月会,便急匆匆的飞往广州,参加华南分公司的年会。 飞机正常的晚点一个多小时,再加上抵达广州时已是周五下班的高峰。 从机场到市里磨磨蹭蹭的走了一个半小时。 于是,紧赶慢赶的还是迟到了。

华南分公司的年会历来都是带着一点点的疯狂的,几乎所有的人都在不断地相互敬酒,几乎所有的人都在找机会上台歌舞一番。 不知道是不是广东人性格中的热情奔放,还是主持人煽动情绪的能力高超。

不喝酒,也不喜欢上台出丑,我只想安静的观察。

很不合群的性格。

闹完散场,夜空中的城市仍然车流人流川流不息。 路灯渗透着斑驳的光线,疏离着弥漫着。 夜幕中各种各样的面孔下,有多少的故事上演着。 在酒店办完入住,关上房门,拉上窗帘,关掉灯,我不断的回想,这一年的日子里,有多少喜怒哀乐在支撑着我的生命。

很喜欢罗大佑的《光阴的故事》。

往昔的都被遗忘,现在的都在演绎,未来的我安静的等待。

周六回到江南小城。 周日本来应该是要上班的,起床后发现阳光明媚,给自己就放了一天的假。

临近中午,坐在后院的阳光下。 在冬日暖暖的阳光里, 眯起眼睛看着后院。 银杏叶,枇杷树叶和冬梅的叶子落满了院子。 冬梅黄色的小花怒放着,隐隐的有一丝丝的香味。 鱼池里的锦鲤懒洋洋的在水里游动着,新换的草地仍然是一片翠绿。 坐在这样的环境里, 抽烟喝茶,逗逗围着脚转悠的小黄猫, 在苟且的日子里过的尽可能的惬意一些。

时间就在这样的刻意的惬意中流逝,在我还没有学会遗忘的时候,我想能够多记住这样的日子。

  

作者  | 2017-1-23 18:22:13 | 阅读(327) |评论(1) | 阅读全文>>

2017年1月17日星期二

2017-1-17 21:59:42 阅读399 评论5 172017/01 Jan17

车窗外,天空时而阴沉,时而朦胧,慢慢的阴沉了下来。 雨丝开始在车窗上留下了一条条的水痕。 偶有风吹过路边的枝叶,残叶微微摇摆着。 摇下车窗, 江南三九天的阴冷扑面而来,让压抑在胸口的那份阴郁有了一许平静。

满目山河空念远. 不知道怎么就想起了这句。

从早上出门, 连续走访了三家重要的合作伙伴,一是在年前拜年,也是对今年的工作方针和计划有个大致的沟通。 最后一家会谈结束大致也是下午三点半了,安装几乎去年前由于癌症手术的同事家探望, 也把同事们捐的一些钱带过去。

在前往探望的路上,昆明的朋友来电话,说是我们在昆明多年合作的一家大型企业的董事长黎总突然由于胰腺癌去世了。

在惊讶生命之脆弱之余,想起了他刚刚在重庆投资新建的厂区,他在西南的布局,他关于在国情体x制内企业如何生存,如何承担社会责任的讨论, 不禁叹息。

和黎总有过很多次的促膝长谈。 我们之间有过一年最少两次见面的约定。 不谈具体的业务,只是空谈,兴致所起, 谈论的范围从道德经,佛经,哲学,经济 到现代企业的管理学,更多的是谈他的理想,他的实业兴国,他的实业富民,他的失落。。。。

在现在的年底,任何一个理想主义者都将是活的非常的艰难。 这个社会好像已经容不下理想,容不下信念,剩下的只是利益。 怀有理想的人,一个个的老去,一个个的辞世,我们呢?

剩下的是不是就该苟活?

没有主义,记得是某一位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中国人小说的一个主题。算是对那个年代的反思吧。 但是,没有了主义,没有了理想,没有了信仰,我们是不是只剩下苟活?

作者  | 2017-1-17 21:59:42 | 阅读(399) |评论(5) | 阅读全文>>

2017年第一天

2017-1-1 15:33:57 阅读428 评论0 12017/01 Jan1

早上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拿起手机看了一下,是9点40分。今天不用上班,,再加上前几天的奔波,身心疲惫,睡觉前本来是想一直睡到中午的, 可惜已经没有了什么睡意,那就起床吧.

江南冬天室内的温度,总是让人感觉到起床是一件需要勇气的事情。拉开窗帘,天光就扑了进来。 “天气不错。”我很开心,2017年的第一天,虽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但是,不用上班,不用早起,不用面对一百多封邮件,让我的心情不错。

新年假期的第一天,过得很开心。没有什么特别的安排,先是在手机上给同事们留言祝新年快乐,然后就是煮面条吃2017年度第一碗面条。 隔壁的房子昨天搬进来一家新的住户,今天院子里就开始是孩子忙欢乐的天堂。 听着孩子们的欢声,微笑着开始洗衣服收拾卫生。唯一郁闷的是,被那迷人的天光给忽悠了。天气的确不错,太阳高高在上,问题是,风太大了,起床后忘了关窗,风带着灰尘近来,地上桌面上薄薄的一层,昨天的地算是白拖了。

猫在院子里撒欢,可惜风大天冷,要不然坐在院子里,阳光下抽烟喝茶,应该是一件惬意的事情。

辞旧迎新2017年。认真活好自己,烦事随风而去,日子平淡自在。

祝大家新年快乐!

作者  | 2017-1-1 15:33:57 | 阅读(428) |评论(0) | 阅读全文>>

2016年12月30日星期五

2016-12-30 20:01:06 阅读447 评论6 302016/12 Dec30

2016年的最后一天. 天气转多云,午后气温开始回升。

日子过得真快,转眼间一年就这样匆匆的过去了,似乎除了劳累和繁忙外,并没有其他的感受。当然,世界似乎变得原来越不那么太平,那些潜在的未知,那些对于过去的清算,那些纷纷攘攘的争论,的确让人目不暇接。但那时理性中的事件,并没有那么幼稚的影响到我的情绪。

前几天降温。连着几天冷雨冷风,绵延不停。窗外雨滴整宿滴打,落在攒着薄雾的玻璃窗上,昏暗的墙体上,在高速公路上飞驰的汽车窗户上,世界有了萧索之味。

在这样寒冷的日子里,一直在出差,一直在为了年终的顺利结尾而操心,也是为了各种的应酬而奔波,可谓是心力交瘁。有的时候想想,还真的是不知道值不值得这样得付出。

这个冬天很冷,其实自己真的想能够无事无忧无虑过一冬,闲来让梦乘水归去。 但是世间事总是这样的不如人意。说到底,还是自己放不下,看不开。 觉得自己在江湖中已经够久了,应该学会了世俗圆润的为人,学会了更世俗更圆润的处事。但是每每在关键时节,却还是到头放不下责任,放不下良心。残余这么多的世俗,是还没有在生活中醒来。未随着世事的错误与磕磕碰碰里收敛起那些没用的气性,做日益清淡清慧己。

一切如来亦当随喜,且作如是观。

得大自在。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2017年,你又会给我们带来什么样的惊讶,我等着。

作者  | 2016-12-30 20:01:06 | 阅读(447) |评论(6) | 阅读全文>>

2016年12月25日星期天

2016-12-25 20:49:15 阅读466 评论9 252016/12 Dec25

今天是圣诞节, 对于我而言,没有什么特殊的. 只是在家昏睡了一天.

2016年快要过去了, 终于在年底前病了. 还好不算是什么大病, 不过是积劳成疾而已.  想起单位里的同事, 前几个星期还是到处出差, 现在却是在医院里开刀, 恶性肿瘤, 有二十多公分大.  在他的病床前, 我只能说,我们都太累了,上帝让我们休息一下. 我想不出别的什么话来安慰他.

每天,上班,行色匆匆. 我们对这样的日子无比厌恶却乐此不疲.平日里, 厌倦了身边的熙熙攘攘,厌倦了身旁的人来人往。每天清醒而又无奈地看着他们.  而在夜晚的酒桌上,人们在灯红酒绿中迷醉沉沦,在纷繁陈杂中你推我攘。 我忽然感觉到迷失了真相。 我宁愿看着他们任由赤裸的冲动,慢慢爬满酡红的面颊,任由原始的欲望,慢慢在血液里痉挛。那个时候,一切都还是真实的。

世界的平和安详,人们的温文尔雅,如同浮在死水面上的兰色泡沫,只亮丽在一瞬间。每一个人在光鲜明亮的外表之下,布满血丝的眼睛,麻木而黯然。 就如人与生命,在一开始,没有选择。就如生命与空间,一成不变的,没有选择。那么,不如醉酒当歌,拈云起舞。

那便是我在周五聚餐大家都有些喝多了的时候的观察体会.

今天的窗外,又是小雨,雨水穿过简直落尽叶子的树干滴落在有些枯黄的草地上。窗外隐约飘来长长短短的鞭炮声,大概是哪家商店或者是饭馆又开业了。望着周身数不清的牵绊,渭然祈愿,唯一的愿望,只是岁月静好,重归安然。

作者  | 2016-12-25 20:49:15 | 阅读(466) |评论(9) | 阅读全文>>

2016年12月2日星期五

2016-12-2 18:25:47 阅读463 评论8 22016/12 Dec2

江南的冬天很难得晴天.  而这周去了广东三天,回到上海,一直都是难得的晴暖。

在广东的三天里,抽空去了一年一度东莞的智博展转了转,参展商和参观者们的踊跃,很是出乎我的意料。 整体经济的冷淡,人民币对美元连续走软,房地产市场被大手压的喘不过气来,怎么看也看不到经济向好的趋势,然而广东的经济却呈现出这样一种坚持,真是很让我意外。

这几天虽然是天气晴好,但是毕竟是冬季了,冬寒日甚一日。 南方的冬天原本并没有像北方那样通彻心肺的大寒,只是间杂着水雾,夹带着一阵风吹过,或给你那么一个寒颤,或者给你一声隐忍的轻咳。 其余的日子里,那便是没边没际的阴冷起来了。而这样的阴冷,虽然已经过了五年了,却还是不怎么适应。

每年的这个时候,便开始了各种无聊繁杂的日程。  乱纷纷的年末,世事纷杂得像一朵萎败后还来不及凋落的花。 美国的大选,韩国总统由于丑闻而惹起的民众抗议,英国的退欧,经济的不确定性,原材料的没理由的上涨,房地产政策的变化,诸如此类的种种世间变幻,因着冬寒的凝冻,那些了无生机的残叶败蕊暂时还附着着,远远望去还像是一朵花影。而一地的落叶,也还保持着黄金颜色,让人眼花缭乱之际,看到的是一种腐败前的猥琐。

日子却还是要过下去的,不管天气是怎么样的。 早上上班的路上,车窗外浮现晨的雾霭。河谷中清晨常荡逸着水气,美好了窗外的世界。我尽力地抹去车窗上的水汽,开始认真地看着那一张张认真生活着的面容。 比起他们,我应该是太过于卑猥和颓唐了。 其实每一个惯于生活在杂碎世相中的人,是常需要很强大的心态把自己和外界隔开,让奔波

作者  | 2016-12-2 18:25:47 | 阅读(463) |评论(8) | 阅读全文>>

坐忘

2016-10-31 14:55:21 阅读568 评论10 312016/10 Oct31

今年的江南,雨水好像特别的多。 昨夜醒来,隐隐听到屋外雨水敲打屋檐的声音,起身站在窗外,望着窗外阴沉沉的天和在玻璃上留下弯曲形状的雨水,远远近近,深深浅浅,朦朦胧胧,总会与你一种看不清的阴沉,想不到的压抑。

  

自从十一假期后,这边便总是在淅淅沥沥的秋雨中,外面的世界,总是一片湿淋淋。 这个十月和往年相比,却多了不少阴湿,凉薄的雨。 今年,大概是不适应南方的阴湿,膝盖处开始隐隐作痛,这算是让自己不再喜欢阴雨天气的理由了吧。

  

雨,细细的飘散。风,挣扎乱舞。 在这样的天气里,不想外出,甚至不想写东西。 有的时候,坐在电脑前,想写点什么,然后就是很郁闷的不知在何处下笔。 一切语言道,心行处灭,便无所示,不示诸法。想着这些,就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周日几位北京的朋友过来做客,聊天中感觉到我们各自都在自己的岸上说着自己关心的话题,中间隔着大片的江湖。 想着现在,我已经是草根,而朋友们却还做着在政X府X机X关升迁的大梦。 很多时候,自己就乖巧的闭嘴,让他们的大梦能够持续的做下去。

佛说“不可说,一说即被破”。 因为任何人的思想,语言都具有片面性、有限性,故而不能涵盖一切真如。 而经历过的内心,则要广阔的多。 也就是说,知一切法,皆是自心,而无所著。

黑格尔说,世界是矛盾的,自我蕴藉着强大的反我。 我在想,如果当年我没有从机X关里走出,那么现在的我,应该是什么样子。到底哪一个我是真实的我,是比较好的我。 有人说,背离自己的一面也恰恰是真实的。 简单地说,眼前的世界是虚假和断灭的。沤生大海,诸相俱幻;影灭长空,万法唯识。

作者  | 2016-10-31 14:55:21 | 阅读(568) |评论(10) | 阅读全文>>

2016年10月15日

2016-10-16 0:02:50 阅读349 评论4 162016/10 Oct16

无论是爱尔兰思想家柏克,还是德国政治理论家阿伦特,都把博爱和同情心视为感伤主义, 是温情,不理智的表现。 他们都认为这样做的结果往往会事与愿违,达不到改善弱者境遇的效果。 贫困等问题的解决还只是要依靠政治,而非部分人的善心。  问题是,政治和大部分的善心之间是否存在某种关联,还是完全的脱离呢?

作者  | 2016-10-16 0:02:50 | 阅读(349) |评论(4)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SitBot

 
 
模块内容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